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五节 遇知音聊慰平生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柳永为苏妹应该得到的幸福而不惜赞美之词,因为他自身的不幸,而对苏妹的幸福更有一种心灵的寄托,恨不能将苏妹的幸福变为随遂心愿的理想状态,他的笑让林泉觉得很纯真,很可爱,同时还很天真。£∝頂點小說,

    林泉还算颇有些见地之人,他祝贺柳永由始至终都保持着一种纯真,这便是新词创作的不竭力量源泉,柳永也觉得此人不仅是同路之人,而且老实厚道,办事认真,见识不凡,便发自内心地引以为知己。

    柳永曾告诉林泉,苏妹的确厚赠他非常丰厚的一笔银两,他想返回苏州亲自还给她,林泉听闻如此打算,突然笑出声来,反对道:“万万不可,如此一来,岂不是当面打人的脸,长嫂颇有孝顺之心,孝敬师傅理所应当,不必如此!”

    柳永心中的确不安,他退而求其次,希望林泉能代他将银票归还他长嫂,并代为感谢,此举令林泉更加感到意外,他笑着道:“柳师傅,说你没见过世面,尔却是风靡天南地北的人物,可你就不怕我乃一骗子,为了行骗专门用尽心机跟你套近乎,拉关系,你将大额银票给我,就不担心我欺骗得手,消失得无影无踪吗?”

    柳永不得不承认,他的确见个大世面,但日常生活方面这些千奇百怪的小世面他确实接触太少,听说也非常有限,他肯定了林泉一定是好人,诚实之人。

    林泉的头摇得拨浪鼓一般,笑得难以自持,指着柳永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柳永觉得奇怪,说你是好人,诚实之人,竟然笑成这样。烂泥似的,至于激动成这样吗?何况柳永我也不是道德评判的官员,具有官家的权威。

    待林泉笑够了,柳永问他笑从何来时,林泉告之曰:“这才是最高境界的骗术,具有如此能力的骗子才可以称之为骗术至尊!”

    柳永靠在床档上,想了好一阵子,他终于想明白了,的确,林泉若是行骗之人。而眼下获得如此信任,即便要求自己将所有的钱财拿给他,看样子绝对不会有半点犹豫,这还不算高明吗?

    林泉静静地等待着,等待着,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柳永轻轻地从床上下来,摇了摇头,叹息了一声,生活真是丰富。人间的色彩真是奇妙无穷,形形色色的事情也够出人意料的,他被好好地上了一课,他准备将这不及格的成绩用新词记录下来。作为履行打赌承诺的第一个赌注。

    这家旅店的确够档次,文房四宝齐全,柳永在书桌边坐下,铺好纸。调试笔墨,一挥而就,他正欣赏之时。林泉来到他的侧面,也津津有味地拜读着。

    此乃一首《调啸词》,词题乃“汗颜”,其词曰:

    “欺诈,欺诈,荒漠朵朵鲜花。东西南北天涯,亲密挚爱有加。鬼话,鬼话,无知君子傻瓜。可怕,可怕,陌生熟络牵挂。掏心掏肺物化,金山跟山任拿。恩大,恩大,黄毛胡茬省查。”

    柳永正在得意之时,林泉道:“柳师傅不愧为新词圣手,文化巨子,庄谐兼得,的确不易,风格多样,令人敬佩!”

    柳永也以之为知己,也想从他的口中听到几句中听之言,便问道:“何以如是之说?”

    林泉答道,我所了解的柳氏新词,往往分为两类:一类乃气势磅礴之词,如在延州边境所得的《和平歌》《南乡子》和推行新经济篮图的《浣溪纱》系列,我在江州专门逗留数日,全看过,也能背将出来,尤其是边境词,气势令人难以忘怀,其鼓舞之力巨大。

    林泉正要说下去时,柳永则曰,另一类乃吟风弄月娇滴滴之词,大有无病呻吟的味道,勉强褒奖的话,大致也只能算着才子佳人一类。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