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节 营中遇拍马之徒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柳三变的军旅生活,使之悄然发生着改变。

    军号声渐渐地溶入了他的血液里,他每天早晨,听闻军号声而起床,改变了他养成的懒懒散散的生活习惯,不再是想睡便睡到日上三竿,想起总也懒床半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几天,天刚蒙蒙亮,军号声响起时,柳三变被惊醒,头脑昏沉沉的,满脑子都是吆喝声、脚步声、洗漱声和不小心发出的碰撞声,挺烦人的,心中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军营不适合他生存的念头,总想逃离。

    没奈何,被迫起床。可起床干什么,自己并不清楚。有一日早晨,陪在他房间的幕僚见他起床后,坐在床边发呆,面带倦容,幕僚关心道:“你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影响你了,这实在是不可避免。”柳三变瞪了他一眼,幕僚无可奈何地检讨后规劝道,“不过,起都起来了,出去走走也好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阴沉着脸,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出了军营,他觉得寒冷袭来,退回去吧,不,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比将士们穿的厚实多了。他沿着通往校场的路走去,越觉得寒冷,走的速度自然在加快,嘿,好了,寒冷减少了。

    到了校场,啊,好家伙,一个个生龙活虎的,集体的晨跑,集体的俯卧撑,集体的爬杆,还有拔河等运动方式,规模式的训练,真有气势!

    柳三变走过去,跟在晨跑的队伍后面,跑了不到半圈,累得气喘吁吁,就近的士兵提醒道:“柳先生,你慢慢跟着,跑多少算多少。”

    一声“柳先生”可温暖了,他向回头关心提醒他的士兵们点头示意。他实在是跑不动,变跑为走,哎哟,这腿好像有千斤重,好沉啊,还有酸痛之感,他好不容易到了爬杆的地方,他想,这个总该可以吧,将士们做起来太容易了,吊在杆上,双手轮换着,不断地往前伸,而且速度很快,太好玩了。

    爬杆边的将士们纷纷向他打招呼,一个发号司令的官爷邀请柳三变道:“柳先生,想试一试吗?没关系,我们保护你!”

    柳三变听着这话,心里有被小觑之感,他走了过去,跳跃着,双手抓住了杆,他心里想,这有什么,何至于被小觑?可是当他将伸出一只手时,才发现,自己的手长得不够长,身子往前使力时,就掉了下去。幸好那位官爷和身边的几只手扶着,否则,嗨!

    算了,回去吧,不是当兵的料,别再丢人显眼了,一路想着,埋怨着自己。回军营的路怎么越来越长,越来越坎坷!

    柳三变回到军营的寝室里,坐了一会儿,范履霜过来看他,那位幕僚给他打来水洗漱时,范履霜关心道:“听说你去参加训练了?要循序渐进,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吃早餐时,范履霜道:“现在军中将士都认识你了,你可以到处走走看看,可以找机会与他们交流交流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打断范履霜的话,他反感这位儒帅军爷,知道下来就该说诸如了解我们战士丰富的内心情感,了解他们马革裹尸的牺牲精神,了解他们视死如归的战斗豪情,向我宣传,我才不信哩!我又不是你的顶头上司,用得着在我面前表功吗?于是柳三变赶忙道:“我遵命,随机与他们交谈交淡!”

  &nbs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