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节 两大美女同免疫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柳昶的一些躲躲藏藏的尴尬,和刘莹对丈夫娇嗔地发泄,让刘莹的身体很快得以恢复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实在是不方便,刘莹主动提出回家休养,得到了医生的同意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是刘莹所知道的,她的父母和公公婆婆同时在她出院的第二天向她辞行回家,无论怎么挽留都没有用,急得刘莹泪流满面,如同弃儿一般。

    何以会如此,是谁作的恶?

    还能是谁,当然是善于制造痛苦的洪星月,这个医学博士是第二次为柳昶夫妇制造痛苦了,这事连柳昶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刘莹出院的头天晚上,邓鹃打电话问候刘莹的病情,他转达洪星月的意见,按理说,刘莹积极配合治疗,应该能够自我照顾了。

    洪星月不愧为世界医学界的少壮派,年轻翘楚,他的估计没错,正好与刘莹的感觉对上号。邓鹃是这样说的,她说她和洪星月祝贺刘莹姑姑的出院,这一祝贺令刘莹既惊喜又惊奇,他们怎么会知道病患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柳昶的父母也觉得儿媳的身体状况大有好转,他们当着刘莹的面询问主治医生是否可以出院,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,在刘莹高高兴兴地亲自收拾物品之时,二老尾随医生出去。

    主治医生告诉二老,你们问得恰到好处,这也是上午,洪星月博士打电话说的意思,倘若想要往后不再经受这种情感**症的折磨,在情感方面,刘莹必须要能够独立,要养成发泄不满情绪的习惯。

    而这种情感独立能力形成的必经之路,在当下就是要在独自面对的生活实践中去磨练,去养成,不仅双方的父母不能再把刘莹当作襁褓中的婴儿,就是丈夫柳昶也不能成为他依赖的生活拐杖。

    柳昶当然舍不得,他不忍心马上让妻子面对冷清的生活情境,他在家里陪伴了一天,可是,冥冥之中的命运就是这么不可思议,柳昶必须要去参加世界历史学会的年会,这种交流的机会千载难逢,谁会拒绝?

    柳昶很会做人,他从单位上班回家,将公文包往茶几上的书堆上一放,便去买刘莹喜欢吃的脆皮火烧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这样,做事总是不牢靠,公文包里的文件都倒了出来,刘莹帮助收拣时,发现是一份国际学术年会的邀请函。

    柳昶提着脆皮火烧回来时,刘莹神秘地审查道:“亲爱的,看看你对本夫人是否忠诚老实,有什么隐瞒没有?”

    柳昶看见心爱的妻子像往常那样神气活现,楚楚动人,幽默风趣,大为高兴,他报告道:“本人要去呼吸呼吸洋空气,尝一尝洋美食,如何?”当然,柳昶的幽默只表达了一半,他还是担心夫人会受到刺激,还有些诸如“闻闻洋妞的气味,欣赏欣赏洋妞的优雅姿态,陪洋妞一起走进镜框里”之类的话,没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要吃好玩好休息好,自己照顾好一切。”柳昶走的时候,他只允许刘莹送他到门口,叮嘱之后,征求意见道,“如果需要,把父母接来相陪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他们刚回去,又让他们受累,我可不忍心!”刘莹笑着回答道:“你当我三岁孩子呀,我们的孩子都上大学了,真哆嗦,放心走吧!”

    柳昶怎么可能放心呢?他刚上了研究所派来送往机场的专车,就给邓鹃打电话,问这位干侄女是否有空,是否愿意做刘莹姑姑的心理疏导员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